广告

罗振宇:知识价值实际上是人类呈现自己的尺度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

  海南网科技讯 据新浪科技消息 1月19日下午消息,IF2018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今起召开。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演讲中称,得到之所以不去做粉丝和网红,是因为知识的价值绝不仅限于销售,被听、被学习。今年,得到将开启另一个维度的知识价值。

  “我越来越不敢在公开场所发表演讲,越来越发现你实际上是扎在世界的角落里,看到了你所认为的真理”,罗振宇称,在创办得到APP时,那时的流量非常贵,支持得到走出困境的是四个关键词:效率、分工、价值和算法。

  首先是效率。效率的不断提升或者是成本的不断下降,是人类发展永远不变的规律,“为什么《北大经济学课》卖了20多万份,作者并不是著名教授。原因在于上北大的成本高得吓人,我们在这个方向上推动了知识交付的效率进步”。

  其次是分工。罗振宇说,读过经济学的概都知道,分工和效率两者分不开,“分工产生效率,协助导致反应,效率和人力的分工往往是一个牌面的正反面”。所以分工是看待公司价值的重要维度,“不是我们想做精品,而是精品只能来自于专业分工”。

  再次是价值。罗振宇说,2018年得到APP将开启另一个维度的价值,即知识能不能产生信用额度的价值,“我们的思考是,你和信息的维度是怎样的?怎样去显性化?”,知识的价值实际上是人类呈现自己的尺度。

  最后是算法。“我从不相信真实的客观规律,只相信一套真实与世界互动的原则,不断地自我修正,我把这些统称为算法”,罗振宇说道。(韩大鹏)

  附罗振宇演讲全文:

  鹏总让我来其实只有一个目的,你不是提倡终身学习吗?就让我号召大家跟着极客公园好好学习。

  其实,除了跨年演讲,我现在越来越不敢在公开场合下讲话,第一是太容易被黑,更重要的原因是随着创业往前走得越深,你就知道自己的思考和这个世界的真实状况,其实脱离得越厉害。你其实是扎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面,看到自己以为看到的真相,所以越来越不敢把自己想的东西和别人分享,怕耽误别人。

  但是,今年因为极客公园的活动越办越有声势,已经成为大家必须要往上挤一挤的讲台,我说我还是来聊一聊,张鹏给我出了一个题目,你就讲讲得到 APP 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是个什么物种?说实话,我的商业经验和商业视野都不足以做出这个判断,可能我有一个非常独特的经历,还是值得分享的,我是一个不懂商业的人,大家知道几年前,我算是从网红起家,做内容,然后也不懂技术,一直走到了今天。得到 APP 在整个市场当中的气息也是怪怪的,那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我下面讲十分钟左右的话,送给那些完全不懂商业但又想在商业里有所作为的人。

  最近我听说有个小圈子里的人给我们得到 APP 了一个特别高的评价,说这是最后一个互联网产品。我说此话怎讲,我挺高兴的,他们说是这样的,从我们原来的分析看来,可以线上化的东西都已经被线上化。但是大家突然忘了,原来还有严肃内容这块没有线上化,所以他们在这个意义上称为最后一个互联网产品。

  那既然是互联网产品,我们要遵循很多它的规律,比如说你需要流量、你需要转化率、需要客单价,你需要运营,但是说实话,我们公司从创始人到整个员工队伍,其实都不熟悉这套打法。

  当然,事后一看,这可能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儿,如果我们熟悉这套打法,可能这个产品压根就走不出来,各位想,得到 APP 是创生于两年之前,两年之前的流量已经贵到什么程度,无论你是把它看成是一个内容应用还是音频应用还是教育产品,还是媒体产品,无论在哪个领域,都绝不可能诞生一个新的还能盈利的成规模的互联网产品了。

  那为什么它能走出来?在答应鹏总来极客公园的时候,我想可能有 4 个关键词,我们来复个盘,这 4 个关键词听起来是一个大白话,但是我保证,今天说的是真话。

  1、效率。

  我们总在想一件事情,一万年来人类的经济、文明、商业,是在往哪个方向推动,我觉得最重要的尺度和方向,就是效率的不断提升,当然你也可以把它解释为成本的不断下降,这是一个不变的总方向。

  所以今年多人都说一个事儿叫知识付费,我们公司从来不用这个词,我们觉得这个词,不敢说它特别败坏,但是至少是对这个行业的一个误解,我们自己用的词叫知识服务。

  什么意思?知识付费这个词暗示了一种方向,就是把原来不需要付费的东西给圈起来,标上个价格给卖出去了,这当然不是生意。人类历史上从来不会存在一种生意的趋势是逆效率的、逆成本降低的。如果这个人只是个艺人,录了几节音频课程,因为用粉丝的非理性购买,原来是免发放的现在就收费,这就是和我理解的商业演进方完全不一致。

  我们做的事情是什么?在得到 APP 里,你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个网红、任何一个自带流量的人,我们关注的只有一件事情,我们通过跟他一起打磨知识和学习类的产品,有没有在提高人类知识交付的效率,降低知识交付的成本。我可以不懂互联网经济,互联网的技术,但是我懂得这一万年来人类的规律,这就是我死死把住的一个东西。

  所以为什么薛兆丰老师的《北大经济学课》卖了 23 万份,他并不是著名教授,很简单,因为原来上北大的成本高得吓人,原来你要去北大听一节经济学课的效率是非常低的,我们在这个方向上推动了人类知识交付的效率进步。这是我们做的事情死死扣住的一点。如果你认为自己不懂互联网,没关系,那我们就扣住更长远的东西,一万年来一直在奏效的东西。

  2、分工。

  如果你学过一些经济学的话,你会知道有两句话是放在一起说的,「分工产生效率,协作导致繁荣」。效率和人类的分工往往是一个牌的正反面,所以,我们通过什么方式去推动知识交付的效率?

  仍然回到人类一万年来的基本规律,这个阶层来看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推动分工,过去几年,我们这个行业里面也在讲,知识共享经济,你原来是干这个的,那你能不能讲个课,叫知识变现,到我们这个行业里来变个现?对不起,这个观点我也不同意,我认为它不是正义,一个好的生意一定伴随着一个标准,就是它是在推动人类分工,因为这家公司的存在产生了新的行业、新的生计、新的生存方式,这一定是落实在你的协作者的生活形态中的,如果一个行业是让原来的人只是多了一个兼职和变现的手段,我不认为它是一个新的行业。前两年大家那么热衷于谈 Uber,结果怎样?那些兼职当 Uber 司机的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干烦了不干了,第二种是专业的下来干滴滴司机。

  所以,推动分工和推动效率,我认为这是一件事情,很多人说得到 APP 里面的老师是精品课程,这个夸奖我就愧领。但是它的真实原因是什么?是我在想尽办法促成这些老师成为专业的知识服务者,所以我们上的课程特别少,我们不会一下子上一千个付费专栏,这不可能,因为我没有能力让我的老师挣到足够养活,让他过上有尊严生活的钱,我就不可能促动他进入新的社会分工。

  所以我们内部在设计课程的时候,实际上有一个潜在的心法,这个课程上线以后,这个老师如果我想把他推动成专业的知识服务者,一年我能不能给他创造净收益 100 万,如果我们有这个把握了,我们才会上线该课程。我们挣多了钱不重要,这家公司变得成立的唯一原因,是他拥有一个稳定的且以此为生计的协作伙伴网络和群体。

  所以推动分工,是我们看待这家公司价值一个非常重要的角度,并不是我们想做精品,而是精品只能来自于专业分工。我从来不认为知识是每个人都可以分享的,知识的交付是一门手艺,而所有手艺的精进只能来自于专业,我不相信天纵奇才这回事,这是我们第二个底层的密码。

  3、价值。

  大概一年多前,有一次我们开完会,跟脱不花一起往办公室外面走,我们俩互相突然就说了一句话,原来没做公司的时候觉得做公司的人满口都是大词,为社会贡献价值等等,特别讨厌,等做了公司、创业走到一定的程度,你会发现原来这些事儿都是真的。

  为社会贡献价值不是说说而已,如果你不为社会贡献价值,不把自己的心思和资源铆钉在这个词上,你事实上是无法生存下去的,这可能是很多创业者的体会,我作为后到者,领悟的也比较迟。

  我们一直在思考知识的价值,怎么把它更好地开发出来,是我们上面上的课程越多,越来越像是一个线上的终身大学,给大家更多知识的交付,这就是产生价值吗?不全然,2018 年,我们会开启另外一个维度的知识价值,就是知识能不能当作信用来分发。

  举例来说,刚才我在后面休息室跟一个品牌在沟通,说有没有可能,比如说一个大学生刚上学,他没钱,买得到里的产品觉得很贵,你愿不愿意把得到上的知识产品以你品牌的名义发一份价值灌输单拟给他,只要他这个时候学了得到上的某一门课,是在你的清单当中的,将来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4 年后,等他上班了,有钱了,他买你品牌的产品,这笔钱可以抵用吗?

  第二种可能:如果他按照你的价值观的发布,学习了这个课程并且通过了考核,你愿意不愿意因为得到给他生成的一个学习履历,直接让他进入你们公司的面试呢?

  第三种可能:如果你愿意这样做,会不会有银行出来愿意给他提供这笔贷款呢?我们了解一个人,实际上就是三个维度:

  维度一:你有多少钱、房,这件事大概率会由芝麻信用干掉。

  维度二:你哪单位的,你爸是谁,你认识谁,这件事大概率会由腾讯这样的公司干掉。

  维度三,但是,我们总还想了解一个人的第三个纬度,就是你和信息关系是怎样的,你学过什么?正在学什么?学习的能力怎样?怎样被评测?怎样被显性化?

  这是人和知识一定会呈现出来的价值尺度,为什么我们不去做粉丝、网红,一些可能会卖的很好,是因为我们知道,知识的价值绝不仅限于销售,被听、被学习。知识的价值实际上是未来人呈现自我的一个尺度。2018 年,这个方面我们会做很多尝试,我们会找到一批品牌企业,和我们一起启动这个进程。

  说到头,就是一家企业的存在创造价值,这好像不是这个时代任何新技术驱动的事,这是一万年来,人类文明的总规律。

  讲完了上面三个关键词,第四个就出来了,我把这个词称之为算法,什么是算法呢?我不相信有什么真实的客观规律,我只相信我坚守的一套原则、一套和真实世界互动的原则,然后用这套原则不断地感知来自真实世界的反馈,不断地修整自己,在一条长长的坡道上,对自我进行改进,并把大量的协同者卷入由我创立的系统,我把这个东西称之为算法。

  给所有没做过生意,但是又想在创业市场上搏一把的人,我觉得过去三年,我的创业经历其实只证明了这一条,技术趋势、风口,那些东西想学也来不及了,能学的就是一万年来从来不曾变过的几样东西,做生意,要为社会增进效率、推进分工、提高价值,仅此而已。

  握着这个算法,然后找到一个长长的坡,我们就有可能滚出一个大大的需求。

  谢谢 GeekPark,谢谢各位!

  (来源:新浪科技)

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关键词阅读:
  •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3067700号
  • 联盟中国、《全国地方媒体》核心成员、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信用之星
    ©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