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专访李鸿其:我也想当小鲜肉,也想成流量明星

原标题:专访李鸿其:我也想当小鲜肉,也想成流量明星

李鸿其接受搜狐娱乐专访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 玄反影/图 科明/视频)相比同龄小鲜肉,台湾新人演员李鸿其的起点算是很高。第一部电影《醉-生梦死》就入围了当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全景单元,还拿了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接着,受到内地电影人关注,出演了《缝纫机乐队》和《解忧杂货店》两部商业类型片。最近,他参演的毕赣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戛纳一种关注单元首映,独特的作者风格和长达一个小时的3D长镜头让这部片成为海内外媒体热捧的爆款。

李鸿其有一张电影脸,对表演有热爱,这会很受文艺片导演的喜欢。欧洲三大影展已经去过两个,在90后演员里,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突出。但作为一个正在上升期的新人,他并没有想把自己限定到文艺咖那个范畴里。他说自己也想演校园青春爱情片,也想成为小鲜肉,成为流量明星,只是时间还没到。“我现在能做的是什么,就是做好我自己的电影。我尽量不要让我去想我要到达之处全是招牌,我觉得那个没关系,对得起那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想说我一大堆的招牌但是观众不喜欢。”

搜狐娱乐:看了《地球最后的夜晚》首映觉得自己的表演怎么样?

李鸿其:我觉得是这样的,我实拍确实拍了两个月,但导演最后选择他所要的版本,我非常地尊重。导演跟我年纪很接近,他89年的,我1990年,我看到他从零企划案到跟我第一次见面聊天,到现在的成品到观众看完的掌声热烈,我非常感动。我觉得毕赣是一个非常非常天才的导演。

搜狐娱乐:你们俩是在什么状况下见面的?他有说过为什么要选择你来演这个角色吗?

李鸿其:金马。因为金马他拿新导演,我拿新演员。他在法国看过我的电影,就觉得我很像他电影中的那一个人。我是他找的第一个演员,所以无论如何我就觉得这个导演跟我非常契合,我就决定要演他的电影。

 搜狐娱乐:很多人没太看得懂这部电影,你说你演了两个月,最后剪在里面的戏挺少的,不知道你演懂了吗?

李鸿其:我对于电影的理解我来分享一下,电影本来就很多种,包括这次的竞赛片有很多的可能我也看不懂,但是我没有要看懂的意思。

我举一个例子好了,一个交响乐你听懂了吗?它有几把小提琴有几把大提琴,在某一个节它是用什么调,可是我能感受到一种气氛。这部电影我得到了它的某一种诚意或者是它创新的一些想法,过去没有吧,可是他做了这件事,所以我认为他是一个很天才的人。如果这部片子是很写实的,或许它就失去了那个气味。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我得到了什么。

搜狐娱乐:那你能梳理一下这个电影中的人物关系吗?

李鸿其:我觉得我这个角色就大家都说记忆中的那个人,是不是曾经有一个朋友中学时期,在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些朋友跟你非常要好,以前是兄弟一起抽烟一起翘课一起追女孩子,但是现在你长大了,他还活着,可是他不在你身旁,但你有时候想到他是有触动的,曾经那么好,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了。

搜狐娱乐:这种很弱剧情气氛特别强的电影,演员在表演上需要怎么去把握?

 李鸿其:电影的气味没办法用剧本……当然我也可以说这个角色过去受到伤害了,妈妈怎么样,所以我应该怎么诠释,他做什么事情都很犹豫,但是电影本来某一部分还是有靠剪辑的,说不定这一场剪到这一场就有另外一种效果。

我相信现场的感觉。举例来说大家一定有印象就是我吃东西,其实剧本没有的,只是我们现场看到一个苹果我觉得是可以加进来的,我驹苹果吧,然后这一场是一个伏笔,就如同一个蓝图,我知道往东边走,然后我一直往东边走,忽然这个路就走得很正,偏一点,所以剧本会因为现场的感觉去做调整。

搜狐娱乐:就是你们现场是挺自由的一种创作。

李鸿其:我们光聊天就聊了五个小时,实拍可能拍两个小时,其他三个小时都要走走位,一天就拍一场戏甚至三天拍一场。

搜狐娱乐:你演的几部下来每一次在表演上有什么不同的体验吗?

李鸿其:我觉得是状态,就是刚才我说的,可能20岁我也演得很认真很投入,20岁的状态是你30岁没办法演的,就如同你让我重新再演一次,我演的不会再更好了。

我尊重老天爷给我的时间安排,我尊重现场气氛给我的安排,就如同这场戏下雨我觉得很烦躁,我当然可以淋雨也可以演得很开心,可是是不是烦躁或许会是更好的一个状态,更真实的,而不是你按照剧本去走,你符合它,而是符合真正的情感。

 搜狐娱乐:现在内地小鲜肉这个词特别火,其实你这个年龄段也算小鲜肉。

李鸿其:我也想当小鲜肉,可是我没办法当小鲜肉。

搜狐娱乐:为什么?

李鸿其:这个问题是什么?

 搜狐娱乐:大家通常说这个演员长着一张电影脸,看到你觉得你可能将来会成为张震这样感觉的演员,不会觉得成一个流量明星。

 李鸿其:我也想当流量明星,我也想走到机场都有我的招牌。没有。实际上就是说我尊重老天的安排,缘分,今天给我一个很棒的代言我也要,只是时间没到,可能大家对于我还不认识。但是我现在能做的是什么,就是做好我自己的电影,宣传还是该跑。我只能这样做,我尽量不要让我去想我要到达之处全是招牌,我觉得那个没关系,对得起那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想说我一大堆的招牌但是观众不喜欢。

 搜狐娱乐:从本质上来说你是那种偏文艺的人,比如就喜欢看大师的作品,还是说也喜欢一些商业片,也喜欢年轻人都喜欢的那些很俗的东西呢?

李鸿其: 我觉得电影不分好与坏,它只是符合观众的哪一种需求。比如大家想要放松一点,那去看喜剧,OK的,那大家想要在这个电影中得到某一种生活的体验或者是像《地球最后的夜晚》有一些很独特的,无论是镜头很长或者是它有一些概念性非常魔幻的东西,我觉得它呈现出来,得到某一些观众想要的,那就可以了。其实我没有分什么商业片艺术片,好看的电影就可以了。

搜狐娱乐:我们刚才提到张震,电影行业会对演员有一种定型,他刚开始是演文艺片的,大家觉得他就是文艺咖,文艺片的导演就找他,商业片导演觉得他没有商业价值带不来票房,他是很多年后才开始演比较大的商业制作。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李鸿其:我想过,可是我也常常看到一些片子是很多很棒的演员很有影响力,可是票房……即使有很多片是素人,可他们也演得很好,演得非常像,非常感人的剧情、灯光、摄影、美术,只要能感动到别人它自然就会卖座。回归到最简单的就是好看的电影。

 搜狐娱乐:内地热的就是青春片、爱情片,电视剧的话就是偶像剧什么的,这些相对是比较多的,你有想演这些吗?

 李鸿其:我现在就在演一个偶像剧《蜜汁炖鱿鱼》。我也很想演一个青春爱情校园片,穿着制服背着书包买个饮料给女同学,很想要这样,但是没有人找我。以演员的角度来看,再过几年真的就没办法演青春片了,我希望我被记录下来年轻的状态,这很重要。所以我都不反对。

搜狐娱乐:在你这个年纪成绩已经是非常非常好了,三大电影节你已经去过两个了,再去个威尼斯就是入围的大满贯了。你对现在的成绩满足吗?

李鸿其:当然我有时候会有一种想要走过我所欣赏的大师的脚步,无论是演员、导演,他去过那个地方我觉得是一个荣誉感。但是我觉得还是缘分啦,因为如果一直想这个,就像侯导所说的嘛,如果一直面对观众那是另外一种拍摄方式,背对观众又是另外一种拍摄方式。所以就看需求到底是什么。但如果真的还能再去另外一个影展,当然就非常高兴。

搜狐娱乐:作为演员很多人会立一个标准,比如我要在戛纳拿一个影帝,你有这样的想法吗?

 李鸿其:我就举例来说好了,《牯岭街杀人事件》当初应该也没入围三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可是,它影响了华语电影。包括大卫-林奇,你看他的第一部《橡皮头》,它那部片当初也没有人要啊,可是它现在某一个层面来说它也是非常重要的电影。

领奖当然是一个很棒的鼓励,入围就是鼓励。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

  (来源:搜狐娱乐)

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3067700号
  • 联盟中国、《全国地方媒体》核心成员、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信用之星
    ©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